首页 全部分类 历史军事 欺世盗国

第836章 二日同辉帝星摇(十)

欺世盗国 司史 4669 2021-06-11 01:48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欺世盗国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三州兵马全都听从了陈佑的调动。

  这对梁王一方来说是个好消息。

  一如当初陈佑被迫提前退位计划一般,这次起事也是被迫提前。

  纸钞还未完全崩溃,朝廷信用还在。

  各地民乱不断,但都不成气候——陈佑那些优秀的弟子们大都在边疆海外活动,没来得及调回来。

  如今那些闹起来的百姓,只知道拼命也是死,不拼命也是死,不如拼一把,但他们还没想通要如何去做才能避免日后再次陷入这般境地。

  复兴国旧政的口号还没喊响,也没人去对比兴国年间的制度和现在的制度有什么优劣之分。

  简而言之一句话,天下百姓还没有做好思想建设,只是无组织无纲领的自发自救。

  陈佑骤然树旗反周,各地文武官员能保持中立固守辖区已经是他威望无匹的表现了。

  而愿意听从调派,无疑是看好梁王。

  丙寅,成德军通过相州,抵达黎阳。

  相州知州本想依城而守,可惜他手底下不过数百团练,千余民兵,实在挡不住成德军,最后甚至来不及弃城而走,被党进斩了

  葛福善此时已离开封丘,但尚未抵达白马,如果成德军强行渡河,滑州与卫州团练拦不住。

  他一面通知后方江昌嗣最新计划,一面命令两州兵马放任成德军渡河,等成德军渡河之后,卫州兵封锁河岸,滑州兵配合开封兵逼迫成德军背水而战。

  而尚未赶到白马的曹州兵,不必急着赶路,放慢速度,等待与开封军一道抵达白马,趁势从侧翼进攻成德军。

  丁卯,成德军上午渡河,下午进攻滑台。

  白马虽是义成军驻所,但义成军兵马先前调了一部分去郑州,城中守军只得五千团练。

  幸而葛福善领兵及时赶到,成德军未能破城。

  成德军攻城并未有太多损伤,但成德军主体乃是团练,间杂一路上收罗的民兵。

  而开封兵除了开封团练外,还有先前驻扎在开封的禁军。

  葛福善根本不虚。

  抵达滑台,他没有入城,而是驻扎在城外,与成德军对峙。

  傍晚,曹州兵也赶到滑台。

  次日,两军交战。

  没有什么奇谋妙计,葛福善直接依仗旗下精锐兵马冲阵,硬是从正面将成德军军阵撕开一道口子。

  葛福善本欲乘胜追击,没想到原定留在北岸的卫州兵悍然渡河,反戈一击。

  若非葛福善发现卫州兵渡河就提了几分心思,差点就要被成德军翻盘。

  两军各自退去,重又陷入对峙。

  葛福善本欲休整一番,来日再战,不料党进向死求生,当日午后尽起兵马突袭开封兵营寨。

  这种时候,手下有精锐的效果体现出来了。

  轮值岗哨在成德军接近营墙之前发现示警,团练尚未集合完毕,禁军已经整起队列迎战,给了葛福善调派团练的时间。

  旁边的三州兵马也很快加入混战,此战一直持续到夜幕降临才落下帷幕。

  开封兵连同滑、曹兵马,付出了战死五百人的代价,击溃成德军并卫州兵,且将两军溃兵大部俘虏。

  党进等人不知逃往何处,未寻到尸体,也未擒住生人。

  己巳,白马大胜的消息传到陈佑手中,综合各方信息,陈佑终于下令,各军西进洛阳!

  就在葛福善迎击党进的时候,洛阳局势也发生了变化。

  乙丑那天早上,报刊还在报道濮州百姓起兵抵抗叛军。中午,坊间就有传闻,天武军未经一战便过了荥泽,正快速朝洛阳赶来。

  而这一天,京城将校有心向梁王者的谣言愈传愈广。

  更要命的是,武德司那位从柳逢春手里接过情报细作的勾当官为了展示其办事能力,将这个谣言传到天子耳中!

  这个谣言,不可避免地影响到王江。

  且不说武德司记着他曾经走陈佑的路子提拔一个亲戚,单是这次击败慈涧卫之后没有追击周山书院师生,加上保住书院藏书楼,就足以让人产生联想。

  好在赵德昭知道轻重缓急,眼下京城兵马的指挥权已经托付给王江,人已经用了,暂时没有空间让他去怀疑。

  于是,赵德昭仅仅是召见王江,询问何时能够擒杀陈孚,率兵东去剿灭叛军。

  王江不得不保证道:“陛下勿忧,臣旦夕可破贼寨,致其魁首。”

  赵德昭心中满意,直言等王江破敌归来,亲自为其设宴庆功。

  拍胸脯下保证的时候自然是豪气干云,但离了皇宫进了军营,愁绪顿生。

  以敌我人数和粮草对比,显然只要将城外叛军营寨团团围住,不出三天,其必自败。

  只可惜天子等不得三天。

  王江不得不调派兵马,准备次日决战。

  十分讽刺地是,王江的命令还没有传遍朝廷各部兵马,就先出现在陈孚案头上。

  翌日,北司兵马提前一个时辰准备朝食。

  在朝廷兵马尚未出营时,吃饱了的北司兵马带上最后一天粮食,往龙门卫靠拢。

  驻扎在营寨左近的北邙卫和偃师卫虽然发现叛军偷跑,但他们只是一边警惕地吃早饭,一边派人通知蒋树和王江。

  一直到人去营空,追击的命令终于传到两卫手中,他们这才慌慌忙忙出营列阵。

  王江早就从前几日的表现中看出这两不靠谱,他把希望放在神卫军和龙卫军身上。

  之前龙卫军因天雷军的突袭伤了不少战马,但身为纯粹的马军,他们有备用马。

  东挪西凑凑了一个师的完整建制,昨日已被王江调入城中。

  收到命令后,直接从南门出城,往东边转,准备冲击北司阵列。

  与此同时,在城南和龙门卫对峙的神卫军被迫放下饭碗,匆忙列阵逼近龙门卫营地——他们要阻止龙门卫接应北司和天雷军。

  陈孚大约是卯正出营,至辰初,前方斥候回报大批马军结阵冲来!

  这正是他们之前不敢缓缓东撤的原因!

  朱宪反应迅速,立刻传令前军就地列阵。

  同时命令中军分作两部,分别自前军两翼前出,后军加速填补中军留下的空缺。

  整体勉强算是不规则的月牙,天雷军就在中军,依照阵型,分别在月牙的两角。

  若是阵势能成,或可令骑兵陷入泥淖,进退维谷。

  只是骑兵来得太快!

  快到前军方才摆好阵型,中军后军尚未运动到指定位置,跑在最前方的龙卫军先锋已经出现在北司视线中开始列阵准备冲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